一起喊……喂喂

队长,我交代,我老实交代,不过你得答应不责罚我。”杨单见队长睚眦具裂,连忙讨好地笑道。   孔龙看了看天色已经大亮,路上上班的已经络绎不绝,白了他几近谄媚的笑脸一眼道:“说吧,队长答应你就是。”   “我在想队长别到时候跟那州长一样,嘿嘿,有一帮肤色不同的孩子跑过来抱着你的腿,一起喊……喂喂,队长,说好不责罚我的,哎呀,队长,你说话不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