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呀

这宫中的御酒果然厉害,才喝了这么一点就有些头晕了,快快给我寻个地方,让我小睡片刻。”

在座的莫不是人精,一听赵括这话,都知道该做什么了,吕不韦笑道:“玥茹,还不扶太子殿下前去小睡片刻,一定要小心的伺候殿下,快些去吧!”

赵丹原本听到赵括说喝醉了,还十分不解,此时听了吕不韦的话,才知道赵括那是在给他制造机会呢!十分知趣的配合道:“是啊!头脑是有些晕沉,还真得小睡一会……。”

郭纵眯缝着眼睛见赵丹被玥茹搀扶步入后堂,心中不由得佩服起吕不韦来,心说自己怎么就淘弄不着那么美艳的女人呢!不过也真是肉痛啊!如果真弄到了玥茹那么美丽的女人,还舍得送给太子吗?郭纵觉得自己还真做不到吕不韦那一步。

赵括将酒杯放下,起身道:“趁还有些时间,你们二位随我来,我有些话要对你们说。”说完转身走向吕府那个布置精巧的花园。

吕不韦和郭纵不知道赵括为何突然走向外面,忙跟随过去,他们可都是利益共同体,二人见赵括脸色不虞,还以为赵括是因为没捞到那个玥茹所致呢!捧了太子,得罪了马服子,真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赵括在假山前停住脚步,道:“你们二人可知大祸临头了吗?”

吕不韦脑筋还没转过来呢!心中有些不悦,暗忖道:“你是马服君的儿子没错,而且也快要和雅公主成婚了,可终究不能和太子殿下相比啊!如果事事都想和太子殿下比肩,岂不是让人为难。”

郭纵首先开口道:“二公子何出此言?”

赵括叹了口气道:“我刚回来,就听父亲说赵王对你们二人甚是不喜,我还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现在才知道你们的行径,简直是在拿酒色腐蚀太子殿下啊!试想大王会高兴吗?如果不是念你们一个为军队贡献兵器,一个身兼造纸厂的神圣光环,只怕早就把你们的脑袋砍掉了,你们竟然还变本加厉的这么干,不是大祸临头是什么?”

吕不韦一听这话,才知道自己错怪了赵括,他本就是聪明绝顶之人,被赵括点醒,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让赵王记恨上了,他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呀!他拍太子丹的马屁没错,但是却忘了赵王这个至高无上的存在,现在想来他真是失策了,也太明目张胆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郭纵摸了摸大脖子,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忙道:“二公子,这可如何是好?如果让大王怨恨,我等在大赵岂不是无立身之地,我昨天还送了两名齐女给太子呢!”郭纵嘴上这么说,心中也有些埋怨赵丹,心说你怎么就好美色这一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