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就要解涟漪的衣带

承焕把涟漪平放在床上,伸手就要解涟漪的衣带,涟漪却抓住他的手道:“有人来了,等会好吗?”虽然涟漪欲火缠身,但还是听见有脚步声朝这里过来。

  承焕现在完全是大白扔,还以为涟漪是捉弄他呢,附身下来吻着涟漪不让她说话,一手把涟漪的衣带扯开了。

  温戬儿和媚瑛因为着急,也就没有敲门,进来自然看见了这令人尴尬的一幕,温戬儿还好,媚瑛却是大声咳嗽了一声。

  听见门响,承焕就知道来人了,脸像大红布似的看着温戬儿二人。媚瑛也知道什么叫久别胜新婚,加上了解四弟是什么样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温戬儿忙为承焕化解尴尬道:“师父,墨凤姑娘说她已经知道怎么解牵机连环散了,让您过去一下!”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两个人的情火马上降了下来,涟漪虽然有心里准备,但听温戬儿这么说,还是激动的很。

  承焕收拾了一下凌乱的衣服,道:“姐姐,我们过去看看吧!”边说边为涟漪整理乱了的头发。

  涟漪轻声道:“都怪你不老实!”

  承焕众人来到了司徒邺等人住的地方,涟漪看见坐在上首的墨凤,点了点头,当然意思她们俩都明白。

  房里并没有别人,慕容琛和东方未明承焕是第一次看见,两个人也都是英雄人物,自然有不凡的气度,慕容琛和慕容碧的脸形差不多,也属于俊美型的,看来慕容碧是得到了他的遗传,无怪能女扮男装了;东方未明倒是与东方贺相差甚多,是硬汉型的男人,身材高大,国字脸,眉目之间透着冷峻!

  第十八章血报

  人的心里有事,在脸上绝对能表现出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毕竟很少见。涟漪的脸色就很不自然,而承焕也好不好哪里去,在他以为,自己和墨凤也是有情感上的瓜葛的,起码肉体上的关系就摆在那呢!所以当墨凤看他的时候,承焕马上就把头转过去了,不敢和墨凤对视。

  众人刚坐下的时候,司徒暮夫妇也从里间屋出来了,承焕不由仔细打量这铁定的岳父岳母大人。

  司徒暮四十左右,身材中等,面皮微黑,五官端正,长的非常结实,举止有种摄人的气势,双目有神,算不上英俊,却有阳刚的男人的气魄和魅力。而东方倩看模样年在三十许间,肤若凝脂,容光明艳,眼眸很深很黑,很是动人。身穿一套白底兰花的长褂,更是衬托的仪态非凡。

  看见父母,涟漪一个箭步冲到东方倩的怀里,哽咽道:“娘……!”

  东方倩轻轻拍打女儿的后背道:“乖,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哭鼻子呢,来,让娘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