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指着慕容恪大笑道

只是在下斗胆问一声,你归附于北府翼下,会安心多久?会不会担心曾镇北心有芥蒂?” 冉闵听到这里,猛然一愣,低首思量许久,最后摇着头含笑朗声说道:“不好说,说不清。不过老天已经帮我选定了,我也无所谓了。” 说到这里,冉闵指着慕容恪大笑道:“你慕容一家,英杰满门,为雄久矣,更怕曾镇北心中有定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