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凤不客气的说着

”刘凤不客气的说着。

“你说狼威?碎了。”穆白继续释放着末裔之力,并且开始慢慢的披上那具不完全的骨甲,狼面也渐渐的覆盖到了穆白的脸上,额头那如刀锋角也渐渐的生了出来。

“豁,出新玩意了?你得花招还真多?希望能顶得住我绝影的一招半式。”说着,绝影拎着剑一步步的走上前来。随手一挥,只听见一股争鸣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这股声音刺痛了穆白的耳朵,头急剧的疼了起来。

“怎么?还没动手你就不行了?”刘凤讥讽道,“你的迪普斯特化还不完全,你展现出来是要吓唬我吗?快让你的替身出来吧。半吊子,怎么和我打?”说着,那股声音更加强烈了,周围的岩石早就在刘凤力量开解的时候全部粉碎掉,并且在他的周围形成一个半径有二十来米的空气旋涡,可以说那就是一个完全属于刘凤自己的领域。

“可惜,我没有替身,一出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穆白说着,却感到了周围的音波让自己极度的难受的,心脏仿佛要炸开一样。心说,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没见到攻击,自己的心憋得难受,这样下去,别说心脏了,就连身体都会跟着爆炸的。

“那你还真是特殊,不过,这会儿你还是想办法对付我放出的这高速振音。要不?我可就去找琅玫了。”

振音?

穆白忽然意识到,这股极度憋闷的感觉是来自绝影手中的那把剑。随后,穆白才察觉到,自从刚才那把剑发出一声争鸣之后,整个剑身就在不断的高速振动,随后发出一股股不可听的音波的来不断的轰击着穆白。此时他才恍然发觉。

穆白沉重的舒了一口气后,伸出手,用手指上附着的骨质尖甲,在自己的面具上深深的抓出一道裂痕来,顿时,火花顺着手指四溅开来,“滋滋……………………”的极度扭曲不成调的声音随着手指的划动迸发了出来。这种嘶扭般破音在穆白的催动下象一柄柄锋利的长矛,不断的回击着绝影所放出的高速振音。随即打破了刘凤的高速振音,摆脱自己的危险境地。

嘉丽更是被其他队员拦在了百米开外的地方。“放我过去。”嘉丽一遍一遍的喊着,“我怕,我怕………………”

“不能过去,一但进入队长的领域,你会被那股强烈的气压压碎的。即使不会压碎,绝影在攻击的同时不断放出的高速振音也在瞬间破坏了你的神经系统。这已经不是我们这个级别的所能达到的程度了。”

嘉丽确实是在害怕,虽然他知道此时的穆白,即使变成了末裔能者,凭他此时的力量还不足以和刘凤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