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军依次打击让河州军逐步感到压力

。 又是平射,将河州长矛手射得人仰马翻,北府第二阵也和中翼河州军接上仗了,又一个惨烈的局部战斗开始了。过了两刻钟,北府第三阵和河州军左翼也接上火了,但是河州军摆迹已现。北府军依次打击让河州军逐步感到压力,就好像接到接二连三的大锤重击。 看在眼里的谷呈明白,只要现在岌岌可危的左翼被北府第一阵杀败,那么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当时河州军将不可避免的出现大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