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跑进来一个学生

但是一定要忍受住,做一年爱国者吧!”

  教室里传出李爽的咬牙声:“东哥!这一点都不好笑,我……我委屈……‘还有刘婷咯咯的笑声。

  中午张研江来找谢文东,小心说:“高老大知道昨天的事后非常生气。但是她不会马上和你动手的,还要再观察你一阵。东哥,你得小心一点了!”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昨天被我打的虎哥怎么样了?有多少人受伤?”

  张研江回头向走廊里看了看,然后低语:“听说虎哥的伤很严重,一时半会是好不了。这也是高老大生气的原因,认为你太过份了,下手太恨。其他受伤的有十多个吧!”

  谢文东一笑:“既然是敌人,动起手来我就绝不会留情。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张研江说:“我现在虽然跟东哥了,但是我还有朋友在高老大那里做小弟。是他对我说的!”

  谢文东了解的点点头,轻问:“这个人可靠吗?他给的消息能信得过?”

  张研江点头道:“这个东哥你放心,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他什么事都听我的。我和他说我跟你的事,本来他是想跟我一起来东哥这里,但我没让,我觉得暂时让他在高老大那里对我们能有帮助!”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说:“这事你做的对,有了你的朋友在,我们就可以随时了解高老大的情况了。”顿了一下,谢文东突然问道:“你们高老大长什么样?”

  张研江一楞,接着说:“她是一个很美的女生,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身高有一米七了,很苗条……”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问:“是不是经常穿着牛仔服,骑一辆摩托车?”

  张研江惊讶的看着谢文东说:“东哥,你怎么知道的?你们见过面?”

  谢文东叹口气,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有想到那个女孩真是高老大。但是她的样子那么纯洁,不象是做别人情妇的人啊。谢文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用手指轻翘桌面。

  见谢文东脸色不好,张研江知趣离开。心里猜想东哥和高老大可能有一段不寻常的关系。

  三天后,午休时,谢文东自己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里要了一碗面条。这两天他一直没有再遇过那个女孩,心里充满了疑问。谢文东还没有吃几口,外面跑进来一个学生。进屋后眼光一扫,看见正吃面的谢文东,快步走过去大声说:“东哥,不好了,爽哥和强哥还有一些兄弟被一帮人打了!”

  “什么?”谢文东站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兄弟,脸上挂有血迹。心里暗道:这个高老大好快啊!“走,带我去看看。”仍在桌子上两元钱,和那人一起跑进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