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望着床上的宋世生

这么一想,裴延就应了一声,把那三个提药的伙计叫了出去。

贤玉城城主方佐明是个很精明的中年人,中等的个,双眼只是很和善地在众人身上扫了扫去,表示出他的热情。他穿一身官服,现在已经很少有城主穿官服的了。相对来说,方佐明在朝廷有些关系,在贤玉城一带的百姓的口碑也不错。由于谷若水风风火火地在门口把他给挤开了,他进来的就晚了些。他先向叶秋他们微笑一礼,特别对宫见新还点了下头。然后才走到宋世生床边,看见宋世生一脸惨白的样子,眼睛还紧闭着,给吓了一跳。他忙问身边的叶秋:

“宋大将军不会有事吧?”

叶秋从方佐明进来后就一直注意着他神情的变化,看出他的吃惊是没有假的。这次的行刺应该和他拉不上什么关系。便回答说:

“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大将军受了重伤,恐怕要好好地休养一番了。”

“该死的!要是给我抓住是谁在贤玉城行刺宋大将军的,我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方佐明十分的生气,咬牙切齿的骂着。不管南义炎要怎么对待宋世生他们,那是朝廷的事,他方佐明是最好别掺进去的。而且宋世生回圣武城的名义也是去受封的。要是宋世生在贤玉城出了事,他方佐明也会跟着搭上关系,官职是肯定保不住了的。他可不想宋世生在他的地头上出事!

他又问:

“宋大将军身体还安好吧?我把城里最好的大夫和药全都叫来,一定让宋大将军没事!”

叶秋笑着一礼,指了谷若水一下,说:

“方城主太客气了。有谷大小姐在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大将军的事,劳你关心了。”

“哦,原来是谷小姐。”

方佐明看了谷若水一眼,向她行了个礼。他先还当谷若水只是圣天城的人,没性到她是悟心药店的人。

“大将军要先静养一下,各位先出去吧。”

书千里说话就是那么不客气,直接地逐客。

“那好,我明天再来看宋大将军,愿上天保佑他!”

方佐明心事丛丛的,立刻就告辞走了。雷子跟着他送他出去。

“呜——”

莫名其妙的谷若水就哭泣起来。她望着床上的宋世生,无限心痛地自责: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为了救我,他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都怪我——呜……”

“别哭了,他装的,没事!”

见谷若水哭的那么伤心,叶秋用话来打断她的哭声,说明宋世生没事。

“嘿嘿,不想见那些讨厌的人,只能装装死人,后面来的人全都推走,就说我睡了。看样子,我们可以推迟几天再上路了。”

宋世生也跟着坐了起来,笑呵呵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