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循声一望



  小牛清了几下嗓子,思索着对策。这个时候,只听扑嗵一拼。小牛循声一望,只见咏梅倒在了床上,并且一动不动,小牛大惊,急忙跑过去,问道:“咏梅,你怎么了?”

  咏梅努力睁开眼睛,说道:“我感觉身上好冷呀,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

  小牛急忙将她抱在怀里,只觉她全身冰凉,他知道咏梅这是中了刀气了。上回月影不也是吃了这亏嘛,他望着周庆海,说道:“周庆海,她被你的刀给伤了。现在她身上变冷了,你得救救她呀。”

  周庆海一摇头,说道:“你用魔刀比我时间长,你不知道怎么救她吗?如果你不会救她的话,我还有什么办法呢?”说着话,周庆海往自己的床上一倒,说道:“魏小牛,就看你的了,她的命就握在你手里了。如果她死了,也与我无关。还有呀,你别想领着她跑,只要你有动静,我就一刀劈过去。你可能死不了,但这丫头必死无疑。”说罢,将魔刀往头下一枕,闭上眼睛,不再出声。

  小牛按照上回救月影的方法,将她抱上床,一起盖了被,用自己的体热温暖着她,他还小声问道:“咏梅,你怎么样了?”

  咏梅喘息着说:“比刚才好一些了。你不要松开我呀。”她在难受的情况下,不再保持矜持。

  小牛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和你在一起。”

  咏梅说:“我感觉我快要死了。如果我死了的话,你就把我火化,送回峨媚去。”

  小牛劝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的。”

  咏梅凄然一笑,说道:“小牛,你道人真好。难怪月影与月琳都会钟情于你呢。

  你是比孟子雄、孟凡城他们要好得多,如果我能好起来,我想,我也会喜欢上你的。“

  小牛听得心里舒服,说道:“你说得是真话吗?如果是真的,那么你好了之后,就以身相许吧。”

  咏梅说:“只怕我没有嫁你的福气了。”

  小牛知她身体虚弱,说道:“你不要再说话了,多养养元气吧。”于是,咏梅闭上美目,像小猫一样柔顺地腻在小牛怀里不动,小牛也乐得搂着她,周庆海不时转过头来看着两人,生怕小牛搞什么小动作。

  小牛见了反感,心说:“要不是有周庆海这家伙在旁边观眼的话,我就将咏梅衣服脱光,那样的话,可能明天早上咏梅就能好转。”此刻,有那么一个讨厌的家伙在旁,是无法那么干的。这使小牛心里有气,在心里不停地问候周庆海的列祖列宗。

  后来,因为讨厌周庆海,小牛用被子盖住了两人的头,使周庆海看不到他们,周庆海看了说道:“魏小牛,你不怕我过去用掌拍死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