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钱的时候不喜欢身边有女人



  瘦高个一摆手,刚要说话,被小胡子拦住,眼睛一眯,道:“朋友说得有理,只是……”他看了看走过来的两位女郎,道:“只是一般人我看不上眼。”好狂啊!青年暗道,他啪啪一拍手,旁边又走来数位女郎,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但有一点是一样的,每个女郎的面貌都是百里挑一的。青年用欣赏的目光在女郎们的身上划过,笑问道:“这回老兄应该有满意的了吧。”

  小胡子也不想太难为他,毕竟此次前来不是为惹事的,他随便挑了一个面貌清秀、只着淡妆,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青年赞道:“老兄真是好眼力,这位小姐叫丽丽,还是学生呢。”小胡子感到意外,疑惑的看向女孩,后者脸色娇红,颔首垂头不语。瘦高个也选好后,青年领路,向大厅正中的大门走去,金色的门面上写有四个大字,一夜成名。推开门,鼎沸的人霎时间突如袭来,放眼看去,数千坪的场地里聚集着近千人,一眼看不边,人头济济,黑压压一片。青年张开臂膀,大声道:“二位,请好好享受吧,希望你们能好运到底,满载而归!”小胡子道声谢谢,不再理他,大步走进场中。

  他四人绕着场地闲逛一圆,小胡子抓了一把筹码塞进身边女孩的手中,说道:“你去玩,等会我来找你。”

  女孩一楞,感觉莫名其妙,这样的客人还是第一次碰到,别人都想在她身上占些便宜,他倒早早的把自己踢向一边,疑问道:“你是让我走吗?”小胡子摇摇头,笑道:“我赌钱的时候不喜欢身边有女人,那会影响我的运气,明白吗?”女孩似懂非懂,还是点点头,莫不做声的走向一旁。瘦高个也给了他边旁女郎一些筹码,草草打发她离开。身边没了外人,小胡子摸摸唇上的两撇八字胡,问道:“强子,你怎么看?”那高个沉思片刻,说道:“东哥,南洪门的人手少说也在百人以上。”

  他二人边低声说话边装模做样走到一客人比较少的桌案前,小胡子随手拿起一筹码扔在桌中,说道:“如果我们突然袭击,成功的机会能有多少?”高个眉头紧琐,半晌,说道:“恐怕,成功的机会不大。”“怎么说?”“东哥,你看,”高个一努嘴,道:“这里四周都有监视器,而且,刚一进酒店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光是一楼大厅内,摄象头就不下十台,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一进大厅,就已在人家的视线之内,若是动手,酒店内的中控会在第一时间向南洪门总部发出求救信号。就算南洪门聚集人手需要半个小时,在途中再用掉半个小时,那留给我们的时间也只区区一个小时,我们要在这一个小时内打散至少百于多的南洪门弟子,对方还占有地利,特别是那条通往赌场的小楼梯走廊,易守难攻,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