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成了自己人

。” 既然成了自己人,大家什么话就好说了。 曾华领着笮朴来到镇南将军府的书房,摒开左右,关上门开始密谈。 “先生,我现在抓了吐谷浑部的世子碎奚,我下一步该怎么做?还请先生教我。”曾华开口道。 笮朴听到这里不由一笑,看着曾华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带着点嘲弄的味道说道:“大人还用我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