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手下烤的



  “不是,不是。是我手下烤的。”莫启哲有些扫兴,本以为能讨女孩儿欢心,却不成想反被说成烤的不好,下次一定要注意。

  莫启哲想了想,问道:“你家还宴请外国使节哪,你爸爸是个大官啦!”

  “嗯……就算是吧,现在我哥哥接了他的位子。”两人在桌旁坐下,女孩儿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莫启哲感到有些无趣,一边啃着孔雀翅膀,一边想:“这是皇家园林,这女孩儿又衣饰华贵,难道是……乖乖,运气不会这么好吧!”

  “对了,我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莫启哲眨巴眨巴眼睛问女孩儿。

  “我叫香宁,你呢?”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回答他,宋代男女之间的礼教极严,女孩子除了自己家人和丈夫外,闺名是不能和外人说的,可现在情况特殊,女孩儿也只好把名字告诉了他。

  莫启哲道:“我叫莫启哲,莫愁的莫,启明星的启,哲理的哲。你叫香宁,真好听,你姓什么?”

  “我……”这回女孩儿不说了,心道:“你管我姓什么。”

  莫启哲嘿的笑了一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知道?”女孩儿不信,“你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我姓什么!”

  “我确实不是神仙,可我比神仙厉害多了。实话跟你说,我会算,我不但早就算出你叫香宁,而且我还算出你姓赵!”莫启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啪”女孩儿手中的筷子掉到了桌上,瞪大眼睛看着莫启哲,惊骇之情溢于言表。

  莫启哲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女孩儿,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啊,不是电视里的假格格。

正文 第六章 妙计不妙

  “你你,你是怎么算出来的?”女孩儿用手指着莫启哲问道,她这一问其实等于承认了她确实姓赵。

  莫启哲见只一诈就诈出了她的姓氏,大为得意,自己能和公主一桌吃饭,说出去别说其他人不信,连自己都不信。他笑道:“嘿嘿,这可是绝学,不能外传,不过却可传给你的儿子。”

  女孩儿疑道:“我的儿子?”

  莫启哲道:“不错,这门绝学传子不传女,当然要传给儿子。你我日后成亲,我做了驸马,咱们……”他洋洋得意,想到可以做驸马,简直要乐上了天。

  “住口,你这,你这坏人!”女孩儿大急,连声斥责莫启哲,不许他胡说八道。

  “好好,不说就不说。娘子,你的词汇太少,这时候你应当骂我是流氓色鬼才对!”莫启哲好心地提出建议。

  “你这个流氓色鬼!”女孩儿很不客气地立刻接受了建议。

  “多谢老婆夸奖,为夫愧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