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华笑眯眯地说道

。我从来不干锦上添花的事,要做就要雪中送炭。” “老冉和慕容恪一开打我们就赶来帮忙,人家老冉不但不会领我们的情。指不定还怀疑我们别有用心。”曾华笑眯眯地说道。 “我们本来就别有用心。”旁边的甘咕嚷着。 “嚷嚷什么呢?再乱说话我让你当弼马温。发配你到后面去看管那十几万匹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