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沉思的曾华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了

。” 听到刘裕的话,正在沉思的曾华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了,他转过头来笑了笑说道:“卑斯支,我有多少年没见过他了?好吧,你回复波斯人,明天中午在城外的空地会面。” 刚说完,曾华似乎想起什么来,叫住了准备转身的刘裕道:“石炮继续攻击,不过打到午夜就可以停止了,也算是给卑斯支一点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