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地看了一眼座上的张盛

。谷呈无可奈何地拱拱手。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座上的张盛。目光甚至越过张盛,投向他的身后。过了一会,谷呈走在前面,众人跟在后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当众人走出大堂之后,张盛连忙走下座位,面向后面焦急地说道:“母亲。真的要打仗了,这可怎么办呀?” 座位后面是一张垂帘,而垂帘后面如隐如现地坐着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