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陛下应该暂时不会采取其他手段来对付大人

”苏秦也点点头表示赞同萧唐的观点,“现任帝国皇帝向来重视军功,内心渴望重现帝国建国初期时征南讨北攻城掠地的荣光,此次大人兵不靴刃的就从吕宋人手中夺取了如此大一块领地,而在南方,帝国南部军区两个军团在与马其汗人的冲突中屡屡受挫,昨天的邸报上说皇帝陛下已经撤消了帝国南部军区指挥官陈向南公爵和第五、第六军团两个军团军团长的官职,并将他们押送军事法庭审判,家人也都被充公为奴。两相对比,大人的功绩实在是令举国振奋啊。”

  凌天放虽然没有搭腔,但从神色上看也是赞同二人的看法。

  反倒是无锋并不十分满意,“此次占领北吕宋固然是件大好事,但帝国内部包括皇帝陛下究竟如何作作想,现在就下定论可能还为时过早。此次出征,我们先斩后奏,在朝中肯定会引起许多人的攻击,而且取得如此大的战果,也会引起朝中重臣们包括皇帝陛下的警觉,如何化解并消除皇帝陛下他们的疑心,恐怕我们还得做大量工作,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

  沉吟了一下,无锋继续说道:“现今我们西北实力还不够强大,就是加上北吕宋也还远远不足,我们还需要帝国中央的支持,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发展。所以在这种时候,我们还是要尽量保持低调,尽量避免引起其他方面的敌视和猜忌。”

  “大人的话也有一定道理,但事已至此,我和萧大人也曾对大人即将上京述职一事商量过,认为在现今这种情况下,皇帝陛下应该暂时不会采取其他手段来对付大人,毕竟大人从北吕宋凯旋而归,为帝国赢得了荣誉,也为皇帝陛下争得了光彩,从这一点来说,陛下内心肯定是高兴的。至于以后陛下的态度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可能就要取决于我们的行事以及陛下身边那些近臣对我们的态度了。”苏秦也一直在考虑这一点,功高震主这种事在哪朝哪代都是十分忌讳的,无锋现在势力发展很快,难免会引起某些有心人的猜疑。

  萧唐和凌天放二人也都赞同苏秦的看法,相顾点了点头。

  “这件事只有以不变应万变,我们也不用过分担忧。”无锋见三人都有些忧虑,挥了挥手,“现在马其汗人气势很盛啊,东边击退了米兰人的进攻,北边连续击败帝国军队,占领的越京国的形势也逐渐稳定下来了。不过,我看情报连驻扎在关西的第四军团都已经动员准备南下了,东部军区几个独立师团也已经西下,莫非帝国真的决心打一仗?你们怎么看?”

  萧、苏二人的目光都望向凌天放,凌天放思索了一下,“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似乎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