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奇斤部的奇斤序赖已经臣服于大将军的神威之下

。而奇斤部的奇斤序赖已经臣服于大将军的神威之下。”律协兴高采烈地说道。而手里那颗血肉模糊地人头在那里一荡一荡的。身后的人除了窦邻、乌洛兰托、副伏罗牟父子、达簿干舒等熟人外。还有一个陌生人,应该是他口中所说的奇斤序赖。 还不等顾原翻译过来,屋引末已经听明白了斛律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