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你……又或者说

可是现在……

这时候,陆常林却悠悠地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着急。呵呵,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缘分的……简单的一句话,这孩子的运气不错,因为他遇上了你。”

易楚眼中露出亮色,急道:“这话怎么说?”

陆常林眨着眼睛,却没有说话,只将视线落在了易楚手中的绕指柔。

易楚心中一动,举起手,急道:“绕指柔可以救囡囡?”

陆常林却摇头道:“能救她的不是绕指柔,而是你……又或者说,绕指柔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最关键的那部分却要取决与你。”

易楚皱眉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陆常林笑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想要救孩子的命,你就必须收她做徒弟。”

易楚依旧是不明白陆常林地意思,说道:“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这孩子能好好的活下去。我一点都不介意收她做徒弟。但关键的问题是,收徒和救命有必然的关系吗?”

陆常林笑道:“当然有……等等,你好像还不太明白我的意思。你觉得收徒这件事情很简单吗?”

易楚奇道:“我不觉得很复杂啊。”

陆常林苦笑着摇头:“我就知道你误解了我的意思……阿楚,别忘了你是燕门唯一的嫡传弟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你收了囡囡做徒弟,那么也就等于是为燕门指定了下一个传承者。”

易楚心里忽然就松了口气,传承……传谁不是传啊?

没必要弄的这么严肃吧?

再则,谁说传承者只有唯一地人选?至少。老瞎子没这么说过,那我自然也就不用遵守。再过几年,等俺家的小易楚出世后,难不成我这个做老子还不能教他点东西?

陆常林看出了易楚的心思,笑道:“当然,规矩都是人制定的,究竟要怎样,还得你自己说了算。但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一旦你收了囡囡做徒弟。就必须得有做师父的觉悟。”

易楚的心情已经很放松,尽管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做,但他相信,陆常林一定会给他指明道路的。

他笑了笑。说道:“老陆,你该不会怀疑我连这点能力也没有吧?”

陆常林却是嗤笑:“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想想你自己是怎么有了今天的吧,再想一想你地师父是怎么对待你的吧!别以为做师父很简单,这一点,你可以参考老李的教学方式。”

易楚吓了一跳,顿时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受的那些惨无人道地折磨来。

他急道:“用不着这么残忍吧?囡囡是个小女孩啊,年龄还不到……”

话未说完,陆常林却打断了他的话,很严肃的说道:“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