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末将他和那个神所谈论的一切

重新建立起来的,是牟尼佛光炮、异魔血光炮和灭世炎火炮。

只可惜这三者对於基地之中的所有人来说,都仅仅还是设想,没有人知道如何去真正完成它们,甚至没人有把握能将它们建造出来。

牟尼佛光炮并非当初的佛晶镭射的放大版,镭射虽然厉害,但是一穿而过之後,大部分能量都被浪费了。

所以言末想,如果能够令佛光在击中目标之後散开,如同爆炸一般随著半径扩大,并逐渐被消耗,无疑效率会高得多。

灭世炎火炮更是高飞在半空之中的目标,能够消融和分解一切的灭世之炎,在他看来,是用来对付那些能量生命体的最好武器。

在这方面能够融会一切的佛光,能够抵消一切的血光,都没有能够分解一切的灭世之炎强悍。

不过书末原本就对灭世之炎了解不多,偏偏这东西又不能够像镭射那样生成,所以对言未来说,想要建造出它来,难度远远高於另外两个。

三种武器之中,唯一比较可能被制造出来的便是血光炮,言末在血光的境界中修炼多年,所以对血光了若指掌。

更何况他曾经沐浴过魔界的血光,至今对那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并且知道血光和这裏的生命能量一样,充斥於魔界之中。

刚刚变得空闲下来的技术部门,马上又变得忙碌起来。

而此刻言末却在进行另外一项试验。

他的试验显得有些血腥和残酷,他所作的一切,便是将庞大的生命能量直接灌输於生物体之中。

试验进行得非常不顺利,被灌输了大量生命能量的试验动物,除了疯狂生长之外寿命也有所增加,但是它们的大脑却没有产生出更大一些的精神波动,在十几万次试验中,没有发现任何一例有异能反应。

言未曾经以为,之所以发生这么多次失败,是因为那些白鼠、兔子并没有主动吸取生命能量的缘故,因此他冒险用人试了试,最终的结果也是一样,他创造了几个巨人,但是并没有创造出异能者。

言末将他和那个神所谈论的一切,仔细回忆了一遍,他突然想起,那位神曾经提到过能晶,或许这就是关键所在。

难题马上就变成了如何取得能晶,从无妄的神庙之中窃取?

先不说这是否能够做到,单因此得罪一位对他有好感的神,就有些得不偿失。

最容易得手的,还是那头火鸟的地盘,对於这个家伙以及他的那些手下所拥有的能力,自己已经有所了解,而且他和那头火鸟原本就已经结成了死对头。

言末绝对不会认为,火鸟因为他而不得不重生後,这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会心平气和地反思自己的过错。

虽然打定主意从他到过的第一块岛屿上的神庙下手,不过言末仍旧有些犹豫。

毕竟迄今为止,那头火鸟和他的神侍也只是对付他本人,而没有对他的基地下手,而自己主动袭击对方的子民,从道理上确实说不过去,而且这样一来,很容易引起其他神的同仇敌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