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敢说什么

。老兵们在潜艇内做的一些简易装置也开始显露出潜艇的变形程度。艇员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但周天雷还是没有阻止下潜。他脸带微笑。只见艇员有的人在胸前划十字,嘴里还在喃喃的说着什么。但没有艇长的下一个命令,谁也不敢说什么。这可见出德国军人的素质,不过问候周天雷他家的亲属是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