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和尚知道现在北府的形势

!” 这些和尚知道现在北府的形势,他们即不能在北府传教,又不能轻易离开北府,只好埋头做做学问。但是他们想借着这个大好机会想迂回一把,想借着“教学”地机会进行小规模地传教,能有机会就是好事。 曾华当然知道他们的心思,立即答道:“我可以允许北府各大寺庙设立佛事学堂,每年挑选对佛教感兴趣的人员进院学习,但是人员数目是有限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