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着喜悦的温柔话语已然从屋内传出

「别闹了,我到家了,你回去吧!」晴雯首先停下身形,依依不舍的深情回望宝玉。

「妹妹你回来了!」宝玉还未有所 回应,透着喜悦的温柔话语已然从屋内传出。

话音未落,娇柔的倩影已自房内盈盈而出;怒突饱满的酥胸微微颤抖,抖出层层微波,浑圆翘挺的香臀缓缓移动,动出道道浪涛;倩影越行越近,那万种风情铸就的乳波臀浪看得宝玉是头昏脑涨,双目发直。

「哼!」晴雯重重的一声冷哼,悄然给了宝玉一个大大的白眼。

宝玉被哼声惊醒,急忙收回灼热目光,心中惊叹不已,想不到这儿还有一个如此佳人,难怪那吴贵会将她整日关在房内不许外出了!

「嫂嫂,我回来了!」晴雯已有多日未见堂嫂,再加上与袭人几女分离的伤悲还未完全逝去,此刻一时情动竟然双目忍不住流下泪来。

「好妹妹,你的事我已听说了,没什么的,往后就在家中过与我一起过吧!」贵嫂腻滑丰润的面容闪现怜爱之色,轻柔的将晴雯搂入怀中温情安慰。

宝玉近距离细看之下不由再次惊叹,此女虽没有晴雯的绝美之姿,但也是天生丽质,再加上成熟少妇的柔媚风情,其妩媚动人之处丝毫不在袭人之下!郁闷的生活并没有阻止少妇动人风情的与日俱增,只不过在她眼底铺下了一层化不开的轻愁而已,那朦胧的幽怨非但没有影响佳人的美艳,反而凭添了无限的柔美,令人倍加怜惜疼爱。

晴雯见嫂嫂误会自己的伤心情状,将错就错的微点玉首,柔顺的依偎的美少妇身旁,芳心暗叹,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短短时间,自己被逐之事就已传遍了贾府。

「贵嫂,你好!」宝玉见二人仍自窃窃私语,无聊得他只得拱手施礼打断了姑嫂俩的相聚。

宝玉一言终于惊醒了俩人,贵嫂方自从惊喜之中回过神来,顺着话音抬头一望,与宝玉明如朗星的双眸碰了个正着,婚后少见陌生男子的贵嫂不由玉脸通红,大为羞怯的移开了视线,低首轻声问道:「妹妹,这位公子是?」晴雯此刻也完全清醒过来,立刻神色一沉,面如寒霜的冷声道:「嫂嫂,这就是宝二爷,怕我在怡红院赖着不走,所以特地送我回来。」贵嫂闻言顿时心中一慌,想不到尊崇万分的宝二爷回到这偏僻的角门来,「小妇人见过宝二爷!」主子来到,作为下人的贵嫂自是不敢怠慢,略显慌乱的她匆匆下拜,心中却不由诧异不已,这宝二爷看上去俊秀斯文,怎会如此蛮不讲理,无情无义的将妹妹赶了出来!

宝玉虽是心中大起怜惜之念,但为了配合最终目的,也只得对晴雯家人故作冷漠,「起来吧!」「二爷,我已到家了,你老人家请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