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云网罗生门惹关注 成都路桥遭大股东起诉-bree daniels

  中科云网罗生门惹关注:中科云网,即原湘鄂情的一则“奇葩”公告,将公司的“内讧”公之于众。实控人孟凯与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王禹皓互相指责,成为一出闹剧,媒体则质疑公司是否已经涉嫌信披违法。

  根据公告称,自2017年1月18日至今,控股股东孟凯意欲罢免董事长王禹皓,又雇佣安保人员强行控制公司办公区域。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亦无法及时进行重大信息的披露工作。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得的一份委托书显示,孟凯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委托北京龙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自1月24日起维护中科云网办公室的安全保卫工作。

  不过,中科云网则对证券时报记者时表示,公司的资产不是大股东的资产,孟凯无权直接管理甚至接收公司财产,也无权聘请安保人员进行所谓的维护上市公司财产不受损失的行为。孟凯仅持有公司22.7%股份,其意见并不能代表大部分股东的意见。中科云网强调,如相关邮件确为孟凯发出,且陈述事实属实,公司有权追究孟凯扰乱公司正常经营的法律责任。2月8日晚间,深交所也向中科云网发去关注函,要求公司自查。

  成都路桥遭大股东起诉:近日,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的李勤以一纸诉状将成都路桥(002628)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成都路桥关于股东大会决议中修改《公司章程》的相关内容无效。

  媒体指出,成都路桥的股东权利矛盾纠纷累积已久,此次的诉讼起源于大股东的表决权问题。自2015年,李勤通过四次举牌,获得了成都路桥约20.06%的股份,并成为成都路桥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成都路桥认为,李勤在买入公司股票过程中存在违反法规行为,其所持成都路桥的股票不享有表决权。去年12月27日成都路桥召开临时股东会,李勤被限制表决权。李勤此后再提交包括罢免周维刚等11名董事和监事在内的15份临时议案,但成都路桥再次以李勤增持违规为由,驳回上述提案。同时,深交所则多次就成都路桥限制李勤股东权利的合规性提出问询,公司则回复称,公司的有关决定是以《公司章程》为依据,不违反《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长航凤凰大股东股份被冻结 股权转让搁置: 2月7日,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持有的长航凤凰股票3692.585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64%)被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公告披露,截至目前,顺航海运持有长航凤凰18101.59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89%,已全被司法冻结。

  此前,长航凤凰于1月12日发布《股东股份变动意向公告》称,公司于1月10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的通知,称天津顺航与广东文华福瑞投资有限公司于2017年1月8日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天津顺航有意向将其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81,015,974股,占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的17.89%转让给广东文华。此次股份转让整体作价暂定为人民币19亿元。

  汇源通信劣后金主欲炒“操盘手”鱿鱼: 2月6日,汇源通信公告称,1月20日公司收到蕙富骐骥的有限合伙人平安大华所代表的资管计划之B级份额的财产委托人――珠海横琴泓沛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的《告知函》等相关函件,告知上市公司其已提请汇垠澳丰(蕙富骐骥的普通合伙人)召开蕙富骐骥合伙人大会,商议更换合伙人事宜。

  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之间发生分歧,劣后出资方要求撤换普通合伙人,这意味着基金的操盘方可能不被出资人认可。

  据资料,蕙富骐骥入主汇源通信后,曾主导一项重大资产重组,但方案最终在股东大会上被否决。恰逢证监会修订了重组管理办法,提升了易主公司的重组运作门槛。

  媒体评论表示,汇源通信案例或可能只是杠杆买壳退潮下的冰山一角。在史上最严重组新规出炉后,重组失败案例频频爆出,相关公司股价下跌,杠杆买家或不得不为当初的溢价收购买单。

  凯盛科技终止整合中建材旗下光伏资产:2月6日晚间宣布终止收购光伏新能源资产的凯盛科技(600552),2月7日召开网络投资者说明会。

  在针对投资者“接下来是否会重启整合中建材集团旗下光伏资产的重组”等问题时,凯盛科技表示,按照交易所相关要求,公司在未来两个月内将不再筹划重组事宜,将在条件完备后,择机重新启动重组工作。

  公司解释,由于最终未能在规定时间内与标的公司少数股东就本次交易方案的估值达成一致意见等多方面原因,公司预计无法在规定的停牌期间内完成。因此终止此次重组。

  上市公司股东发生内杠的案例屡见不鲜,最近中科云网(002306)因一则“奇葩”公告,再次爆出奇闻。实控人孟凯与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王禹皓互相指责,成为一出闹剧,媒体则质疑公司是否已经涉嫌信披违法。有舆论观点认为,双方应当在法律框架内解决纷争,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维护投资者以及公司的合法利益。

  中科云网2月7日晚间公告称,1月24日公司下班后,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撬门强行进入公司并对大门加锁,公司安保人员劝阻无效后报警,出警人员虽然此后抵达现场,但未能帮助公司解决办公区域被非法控制的问题。之后,中科云网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王禹皓多次报警并前往公安机关进行现场沟通以解决问题,直至2月6日,公司员工才得以进入办公室。公司表示,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亦无法及时进行重大信息的披露工作。

  此后,媒体获得的一份委托书显示,孟凯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委托北京龙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自1月24日起维护中科云网办公室的安全保卫工作。委托书称,“为维护本人及中小股东利益,在中科云网股东大会召开前后,没有本人同意非公司员工不准入内,禁止任何人把公司财产搬走”。《证券时报》的相关报道指出,孟凯与王禹皓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此前,孟凯就曾多次向媒体表示,“要以合法的方式逼走王禹皓”。

  随着媒体的大范围报道,引发资本圈和舆论圈的关注,2月8日晚间,深交所向中科云网发去关注函,要求公司自查。

  中科云网就孟凯的行为对媒体发表声明,上市公司资产不是大股东个人的资产,孟凯无权直接管理甚至接收公司财产,也无权聘请安保人员进行所谓的维护上市公司财产不受损失的行为。公司认为,孟凯仅持有公司22.7%股份,其意见并不能代表大部分股东的意见。中科云网强调,如相关邮件确为孟凯发出,且陈述事实属实,公司有权追究孟凯扰乱公司正常经营的法律责任。

  公司接受媒体采访的时表示,就控股股东的股东权利授权可能存在争议的情况,股东权利授权是否有效,属于法律争议,应当由人民法院等司法机构依法解决,公司将严格按照司法机构的生效裁判履行相关的职责。

  事件也引发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

  有观点认为,中科云网上演的内杠风云本质上就是股东之间的控制权之争,背后凸显的是部分上市公司公司治理结构紊乱,内控机制不完善等根本问题。对上市公司而言,股东之间存在纠纷实属常见。但是解决纠纷应当遵循法治原则,不应损害上市公司和员工的合法权益。而所谓上市公司被不明身份人员控制”以及后续的董事会、监事会决议纷争,是证券市场上较少见的恶性事件,呼吁双方在法律框架内解决纷争,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维护投资者以及公司的合法利益。

  黄帆 郭淑怡

责任编辑: GDN004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