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绒产品“反季热卖”背后 羽绒企业的焦灼(图)行情资讯中国服装网-aapt.exe

  禽流感来袭,养殖户看着自己的鸭子不知怎么办才好

  采购成本上涨、供应商的“闭门羹”,让萧山一家羽绒被生产商如坐针毡;而杭州一家商场刚刚做了一场羽绒产品的反季特卖会,一家羽绒品牌光是充绒的单日业绩就超过了10万元。

  这样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情景,却印证了目前羽绒行业内的一种现状:禽流感带来的影响,已经在生产和购买环节上体现了出来。

  眼下正值羽绒行业生产的旺季,羽绒原料紧缺带来的生产成本的大幅上涨,让供应商、生产商面临巨大的压力。而消费者更关心的问题是,今年冬季的羽绒服、羽绒被还能买吗?会涨价吗?

  反季特卖的惊喜:

  有品牌靠“现场充绒”一天进账10多万

  “禽流感这么厉害,都不知道能不能买羽绒被了,特卖的都是去年款,应该不会有问题,就赶紧下手买了。”前几天,市民周阿姨花了不到一千元,从一场特卖会上买回了一床羽绒被。

  4月底,解百推出了一场羽绒床品的反季特卖会,参与的品牌包括波司登、艾莱依、迪欧达、雪中飞等,最低折扣到了4.5折。按常理,在这个节点办反季特卖略嫌过早,白天20多度的气温很难勾起人们买羽绒被的欲望,但这场特卖会的效果,用商场工作人员的话来说却是“超过预期地好”。

  相比购买羽绒被,更受欢迎的是羽绒被的“现场充绒”,“阿思家这个牌子光是充绒的单日业绩就超过了10万元,”商场相关负责人说,“我们问了不少顾客,其中有一部分是出于禽流感的影响,不敢买今年的新品。”

  此外,从网络平台看,不少出售羽绒制品的网店现在都在进行“清仓特卖”,不少原价在1000元以上的商品现价降到了300多元,折扣低至3折。从一家购物网站发布的数据来看,4月份以来,“羽绒被”的成交指数最高出现在4月1日,也是此次禽流感爆发后的时间点,而“羽绒被”在最近7天的成交指数同比增加239%,购买人群中,江苏、浙江两省的人数位列第一、第二。

  生产商的压力:

  采购成本增加50%,利润被压缩

  商场反季特卖的“漂亮成绩单”,似乎并没能让羽绒生产商的脸上露出微笑,相反,他们正一筹莫展。

  “禽流感一来,我们的采购成本上涨了50%。”一家羽绒被生产商,杭州萧山富强实业有限公司的经理王先生说。其实,采购成本的增加并不是羽绒生产商最担心的,眼下正值羽绒产品的生产旺季,而江浙地区养鸭场的陆续关闭,羽绒供应商的“闭门羹”,让他们面临着供应链条断裂的危险。

  据业内人士透露,羽绒被的主要成本就是里面的填充物,以1.75公斤的羽绒被为例,在当前成本就已比去年同期上涨了三四百元。而一件普通的羽绒服,基于目前原料的采购行情,成本价至少也要提高三四十元,羽绒生产商的利润空间就会被进一步压缩。

  富强实业的王经理表示,他们去年的羽绒被出厂价为2000元/床,今年每床的价格要涨到2500至2600元。“原料出了问题,接下来形势会怎么样,要看疫情发展和国家调控的情况了。”王经理说。

  羽绒供应商的纠结:

  订单锐减,但又不敢接大单子

  据业内人士透露,波司登、雅鹿等知名羽绒服品牌在萧山一些供货商处订货,往年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就下订单了,而今年的大单子却还迟迟没确定下来。

  “这些大品牌的订货量比较大,我们都很关注,他们的成交价格也是对整个行业具有指导意义的,而现在的行情下,大家心里都没底。”杭州萧山的一家羽绒供应商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我们的订单少了很多,要订货的生产企业都还在观望,不敢下订单。”杭州萧山中洲羽绒制品有限公司的业务代表沈先生说,“其实,很多大单子我们现在也不敢接,因为怕没足够的原料,到时候交不出货。”

  用于制造羽绒的原料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向散户收购,二是从屠宰场进货。“市场上零散的鸭毛质量不稳定,数量也不多,所以我们多是从一些产区批量进货。”沈先生说,他们的原料来源地主要有山东、湖南、江西和广东、广西,目前两广地区受疫情影响暂时不大。

  “和去年同期相比,现在的鸭毛收购价翻了一番多。”去年鸭毛每公斤大约是300元的价格,现在已经涨到了600多元,甚至高价还收不到。“沈先生表示,如果受疫情影响的省份范围还在进一步扩大,那收购价还会继续往上走。

  今年冬天,羽绒制品会涨价吗?

  业内人士:变因太多,仍有涨价可能

  羽绒行业上游成本的上涨已成事实,是否一定蔓延到下游,并在零售终端体现出来,是目前大家关注的焦点,很多消费者也在心里默默打了个问号:今年冬季的羽绒服、羽绒被到底会涨价吗?

  目前,杭州解百和杭州百货大楼的各大家纺品牌的羽绒被依然以正常价格出售,两家商场相关负责人表示,眼下上市的羽绒被并没有出现涨价的势头,商场“现场充绒”的价格也是维持原样,关于未来是否会涨价,仍不好说。

  那么,业内盛传的涨价潮,到底会不会上演,又是何时上演?

  据悉,国内几大羽绒品牌今年冬季产品的订货会一般会在9月份召开,在此之前,是否涨价仍都是猜测,但业内人士透露,已有一家羽绒品牌将订货会提前到了8月份,“可能是考虑到下半年的销售局面,打算提前来抢客人。”

  其实,涨不涨价,在品牌方来看也很纠结。如果不涨价,增加的生产成本就要自我消化,对企业来说是压力;如果涨价,万一高出市场承受范围,引起滞销,这对企业的打击将会更大。“由于要考虑疫情的发展、国家政策的实施以及市场的反应,是否会涨价变因还很多,最有可能的是,在一个相对合理的范围内涨价,这个幅度应该不会超过20%。”业内人士分析。

声明:以上羽绒产品“反季热卖”背后 羽绒企业的焦灼(图)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