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mployment

《岛上书店》作者:纸质书是文学传承最基本形式

《岛上书店》作者:纸质书是文学传承最基本形式 [摘要]在《岛上书店》中,加·泽文想要告诉给读者“读书是一种非常孤独的行为,所以我把书店放在岛上。不过,当不同的人读同一本书时,这本书又将大家联系在了一起”。2016年上海书展落幕,一周时间里几十位中外作家与读者互动交流,而“书店与书”是被提及最多的词汇之一。《岛上书店》的作者加·泽文很推崇纸质书。她表示,它是我们文学传承下来的最基本、最传统的形式,“当我要好好享受读一本书的时候,我会读纸质书。”加·泽文眼中的“书店与书”:如果要享受一本书,请读纸质书加·泽文在上海书展签售现场。 田超供图今年来到上海书展的几位外国女性作家深受喜爱,除了“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外,《岛上书店》作者加·泽文的签售会也让中央大厅挤满了读者。这次她还带来了自己的新书《玛格丽特小镇》中文版。虽然很多人热衷于用Kindle等电子设备阅读图书,不过,加·泽文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地提到“阅读纸质书”的重要性。加·泽文很小就与书店产生了缘分,父母唯一放心让她自己待的地方就是书店。那时对一个小女孩来说,书店意味着“自由”。当她成年后,对于电子阅读器等科技如何影响人们的阅读方式很感兴趣。这些年她也一直在思考,为何阅读器、网络书店盛行时,纸质书和书店依然重要。而写作《岛上书店》这本书某种程度就是要回答这个问题。“当我需要快速地阅读一些材料的时候,我选择读电子书。但当我要好好享受读一本书的时候,我会读纸质书。”在与陈丹燕、令狐磊探讨“书、书店及爱书人的未来”时,加·泽文说:“我的心底更推崇书本的原因,是因为它是这么长久以来,我们文学传承下来的最基本、最传统的形式。若是大家能养成经常阅读的习惯,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传承。”她曾在纽约生活了14年,有时她会在地铁上观察别人读书。让她有点遗憾的是,拿手机、iPad、阅读器的人越来越多。作家陈丹燕同样推崇纸质阅读,她说:“书其实是有生命的,有灵魂的。所以好的书放在一起的时候它会带给你那种灵感,你的心会打开,会有一种感受。”在《岛上书店》中,加·泽文想要告诉给读者“读书是一种非常孤独的行为,所以我把书店放在岛上。不过,当不同的人读同一本书时,这本书又将大家联系在了一起”。问及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会开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她说:“如果我拥有自己的书店,我比较想要卖自己喜欢的书籍。我会比较任性地开成旁边有表演艺术陪伴的书店,而且书店里只卖一本书,因为只有这本书是我想呈现给你的。”书展风向:路内周瑄璞等“70后”涌现8月23日,上海书展落下帷幕,主会场人头攒动。新华社发每年上海书展都不乏声势浩大的签售会。前几年是郭敬明、八月长安领衔的青春文学作家,之后是南派三叔、天蚕土豆等网络作家群。最近两年,是沈煜伦、苑子文、苑子豪、卢思浩等颜值高、故事暖的“鲜肉作家”。然而,在声浪之下,一批70后作家群正悄然涌现,比如路内的《慈悲》、周瑄璞的《多湾》、葛亮的《小山河》《北鳶》等。与“暖故事”不同,这批“传统”作家们正在从关注当下的都市男女爱情,转向更深层的历史维度。《多湾》讲述一个家族四代人的命运,时间跨度七十余年。书展期间,周瑄璞和徐则臣两位70后作家有一场论坛。问及这代作家为何开始反思历史,周瑄璞说:“我觉得这跟我的心境有关系,到了这个年纪,更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来的?我们的家族经历了什么?”而路内的《慈悲》同样渗透着对历史的反思,通过三代工厂工人不同命运的描写,记录着中国社会半个多世纪的变迁。名家新书:蔡志忠轻松解读国学经典近两年,蔡志忠的国学漫画系列很受读者欢迎。在书展期间,蔡志忠受现代出版社邀请,集中举办经典书国学经典解密系列、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系列,以及《漫画中国思想》签售会,依旧吸引了大批读者签名留念。其中,国学解密系列一共7本,历经一年出版。他表示,这个系列的图书最大的特点便是撰写了大量浅显易懂的文字,并配以生趣盎然的漫画和意味深长的小故事,用三种方式向读者解读国学巨著。通过这样的形式,《金刚经》《心经》《菜根谭》《论语》《庄子》等经典国学巨著被更多普通读者轻松理解。大冰终结“江湖三部曲”身兼民谣歌手、酒吧老板、野生作家等多重身份的大冰,在书展上推出了“江湖三部曲”终结篇《好吗好的》。在书中,他讲述了10个身边人的故事,向读者传递着“平行世界,多元生活”的理念,他那句“既可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也被很多读者推崇。谈到书名,大冰称这也是自己的口头禅,“这是个善意的短语,可以是一种坦然的心态,也可以是一种随缘的状态”。书中的故事依然都是真人真事,有回头是岸的浪子,有深沉执着的兄弟。写完这三部短篇故事之后,大冰透露,这几年的故事越写越长,接下来想尝试中篇写作。从杨翠喜看《声色晚清》台湾著名文化学者蔡登山在书展上推出了新书《声色晚清》。该书首度公开了珍藏数十年的杨翠喜照片。蔡先生从照片中解读一代名伶杨翠喜,牵引出袁世凯和奕劻、瞿鸿禨和岑春煊两大派系之间的交锋,展示各个势力之间的政治版图。在书中,蔡登山通过杨翠喜的人生经历,引出袁世凯、岑春煊、那桐、段芝贵等晚清大臣不为人知的一面。作者善于捕捉史料的细节,细腻地分析历史人物。信手拈来的史料也变得亲切起来,富有人情味儿。雪漠记录丝路传奇故事雪漠来自甘肃凉州,提起他就离不开西部文化、西部文学。在书展上,雪漠推出了两本与丝绸之路有关的新书,小说集《深夜的蚕豆声》讲述了19个在中国西部大地上发生过的男人、女人故事和信仰故事。另一本《空空之外》则书写了一种来自东方哲学传承的超越文化。从他的作品中,读者可以从人文的视角来了解“一带一路”,看看世代的中国人在西部那片土地上是如何生活的。雪漠说:“它是真实的西部……或许通过这本书,你会更理解那个时代的西部,更了解丝绸之路上生活过的人们。”记者观察:文学周招牌应常擦常新每年的上海书展,已经成为读者的节日。今年书展刚刚落幕,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朱诺·迪亚斯、加·泽文、吉田修一、刘慈欣、韩寒等人都留下身影。相比往届书展,在新天安堂旧址举办的“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多少显得有些单调。虽然除了阿列克谢耶维奇外,其他重要嘉宾到齐,但并没有碰撞出太多火花。周功鑫、德拉根·德拉格耶洛维奇、陈丹燕、西川等嘉宾的发言涉及各自领域,而论坛的主题“莎士比亚遗产”也过于宽泛。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个别分论坛中,比如“中国与西方年轻诗人写作状况”对谈等,中外诗人之间似乎并不了解,所谈话题也与主题相差很远。几年前,“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出现提升了整个上海书展的品质,也促使书展从“上海首发,全国畅销”的模式向更多元化、更具人文关怀的深度转变。而由知名出版品牌牵头的“文景艺文季”等则兼顾文化艺术领域。近两年,随着“南国书香节”等书展的涌现,文学名家和媒体关注点也在分流。如何吸引顶级嘉宾参与,设计“新而精”的活动,引领大家的读书热情,这是主办方应该考虑的。“国际文学周”的招牌不仅每年要拿出来,还要经常擦拭。(文 田超)

老司机都未必懂的秘密!造一辆车比办奥运会难多了-搜狐汽车

老司机都未必懂的秘密!造一辆车比办奥运会难多了-搜狐汽车   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几乎可以称作是有史以来最差的一届奥运会了。先是奥运村的各种问题,再死针对中国运动员的各种不公平待遇,我们几乎可以说,这届奥运会就是个笑话。   巴西人的组织协调能力我们已经领教过了,但对于造车来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一台车质量好不好,能用多少年,和整个制造过程都有着莫大的关系,那么,到底一台车的质量跟造车又有什么关系呢?   从车身成型开始   一台车最重要的是什么?必然是车身,在整个汽车制造过程中,对车身的制造可谓是最重要的一环。一般来说,有实力的厂家都会分别在要求极高的独立厂房内把车身的各个组件给单独制造出来,这些制造好的车身部件会被送往焊装车间进行焊接。对于一些厂家,比如丰田来说,在送到焊装车间之前,这些车身零件还必须经过预处理,确保每个部件的机械性能都严格达到要求。   接下来,这些部件就会进入焊装车间,这是车身成型非常重要的一道工序。全自动作业的机械手会把这些零件焊接起来形成车体。在这里有个讲究,使用怎样的焊接方法,焊接工序如何,乃至焊接哪些地方,在哪些地方使用胶水(特种超高强度胶水,并非我们理解的那种),这些都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一台车的车身刚性,甚至是使用寿命。   目前,大部分国际级企业使用的都是激光焊接和传统堆焊的结合,也有部分企业使用更先进的热成型技术。各大企业多年来一直都在研究新的焊接技术,目的就是为了让车体刚度更强,安全性更高,更加耐用。   涂装   在车体整个完成之后,就会进入涂装车间。涂装车间的作用可不只是简单的给车子上油漆就完事,在涂装车间里,车体首先会进行一系列复杂的沉浸程序。这些程序的目的是让车体刚度进一步加强的同时,让车体具有防锈的能力。一般来说,当前部分品牌宣传上的“12年防锈”,其根源就是来自涂装车间。   如果涂装过程不佳,或者控制得不好,在用车过程中就相对较容易出现局部生锈现象。几年前被爆出的某自主品牌车型出现大面积锈蚀现象,其原因很可能就是来自于涂装过程的问题。   在做好防锈防腐蚀这些处理后,车子会开始喷涂上指定的颜色和保护漆。接着,同样经过涂装完成的各种大型部件,比如前后机盖,车门等,都会被安装到车上,开始进入下一环节。   核心系统安装   在这个环节,动力总成、传动系统、各种电子系统等一台车最核心的部件会被安装到车上。这些部件会由机器操作,通过生产线工人的配合装车。这个步骤同样至关重要,如果某一部件安装时出现了哪怕是一丁点的问题,都有可能在交付顾客使用后发生非常严重的事故。因此在核心部件的安装上,所有车厂都不会掉以轻心。   总装和检测   在安装好主要的核心部件后,接下来就到了制造过程的最后一步了。在这里,整台车所有部件都会全部装上,包括玻璃、座椅、内饰板等等,在这道工序都会全部装好。因此,总装车间一般是一家工厂规模最大的一个车间。   在总装完毕后就可以出厂开卖了吗?还差得远呢。在总装车间紧接着的,就是一个规模同样庞大的检测线,在这里,每一台下线的新车都会经过一系列测试,全面判断这台车是否达到车厂设定的出厂标准,哪怕有一点点小瑕疵,都必须开到指定的位置,由专职人员进行排查后重新装配或修复。   在所有检测全面通过之后,新车就会由专职人员开往指定的停放区域,并打印好合格证,这些新车,就是即将送到4S店,最终交付到你手上的新车了。因此你也会看到,所有的新车,里程表都不会为零,原因正是因为检测线的存在。   抽样检查   基本上大型造车企业都会有这一步。在所有等待出厂的新车里随机抽取几台进行完整的测试,测试内容包括各种极限操控,甚至是一些破坏性的动作。这些测试一般由这家工厂经过特殊培训的(一般是出国培训),全厂甚至整个企业只有几个十几个的大神级测试车手进行。   这些人会利用身体的每一个感官,在每一段测试路准确判断出这台车哪里存在设计缺陷,哪里有什么问题。这种能力是一般人不可能具备的,因此这些人一般是整个企业里收入最高的人之一。   在抽样检查里,一般都会发现问题,这些问题会经过企业方面的评估,如果不影响新车销售的,会放在这台车的下一个改款车型中解决。如果会影响新车质量,那就麻烦了,可能会马上对生产线进行调整,密切关注已经卖出去的车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