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快要靠岸的时候

“你,葛利高里,听我说……”他一边摸索着脚底下麻袋上的绳结,一边迟迟疑疑地开口说道,“我看得出,你跟阿克西妮亚。阿司塔霍娃有点儿……”

葛利高里的脸立刻涨得通红,扭过头去。衬衫领子勒进筋肉发达、被太阳晒黑了的脖子,勒出了一道白印。

“你当心点儿,小伙子,”老头子已经是凶狠地、气冲冲地继续说道,“我可不是跟你说着玩的。司捷潘是咱们的邻居,我不准你调戏他的老婆。这会造孽的,我预先警告你:要是叫我察觉了——我要用鞭子抽你!”

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把手指头攥成疙疙瘩瘩的拳头,眯缝着鼓出的眼睛,看着儿子的睑变得煞白。

“都是谣言!”葛利高里目不转睛地直盯着父亲发青的鼻梁,含糊不清地嘟哝说,那声音好像是从水里冒出来的。

“你给我住嘴。”

“人们什么话都编得出来……”

“住嘴,狗崽子!”

葛利高里弯身划起桨来,小船一冲一冲地前进。水在船尾打着旋儿,哗哗地响着。

一直到码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船快要靠岸的时候,父亲又提醒说:“留神,别忘了,要不——从今天起,就再别去游戏场。一步也不一许走出院子。就是这样广葛利高里没有说话。他把小船靠了岸,问道:”把鱼拿回家交给娘儿们吗?

“拿去卖给商人吧,”老头子口气温和了一些,“钱留着你买烟抽吧。”

葛利高里咬着嘴唇,走在父亲后面。“你算了吧,爸爸,就是你把我的脚捆起来,今天我还是要上游戏场去,”他一面恶狠狠地盯着父亲扁平的后脑勺子,一面心里想。

葛利高里在家里仔细地把鲤鱼鳞上的于沙子洗净,用柳条拴着鱼鳃。

他在大门口遇见了同年龄的好友米吉卡。科尔舒诺夫。米吉卡一面走着,一面玩弄着镶着银饰的皮带头,两只圆滚滚的、土黄色的眼睛,在细窄的眼缝里闪着黄澄澄的油亮的光泽。两个瞳人像猫眼似的朝上翻着,因此米吉卡的目光就显得变幻莫测,难以捉摸。

“你拿着鱼上哪儿去?”

“这是今天的战利品。拿到买卖人那里去。”

“给莫霍夫家吗?‘”“是给他家。”

米吉卡用眼睛估量了一下鲤鱼的重量。

“有十五俄磅吧?”

“还多半磅呢。我称过啦。”

“带我一块儿去吧,我会帮你做买卖的。”

“走吧。”

“请客吗?”

“那好说,别说废话啦。”

做完祷告回来的人散满了街道。

沙米利家的三弟兄也在路上并排走着。

大哥,独臂的阿列克谢,走在中间。窄小的制服领子把他那筋肉发达的脖颈勒得笔直,卷曲、稀疏的小山羊胡子神气活现地往一边翘着,左眼神经质地眨个不停。

很久以前,在射击场上,阿列克谢手里的步枪炸裂了,枪栓的碎块打伤了他的腮帮于。

虽然没有很大的权力

无忧真人露出一个“原来如此”地明白表情,旋而又是神秘一笑道:“宗主若有兴趣的话,我倒是有一个能够让宗主在实力未足之前便能运用混沌钟玄妙的法门,虽说未必能够全数运用到此宝神威,却是聊胜于无。”

楚御心知无忧真人对法宝钻研的时间已有千余年,此种经验的积累绝对要比自己多得多,闻言不禁大喜道:“阁老果然无愧为精研此道千余载的高人,楚某但请指教。”

“指教不敢,也就是多活了些年月,多积累了点经验罢了,宗主若有兴趣,无忧子自当知无不言……”

第三卷 华山寻妖

第二百四十八章 开府在即

眼间已是过去半月时间,已然初具规模的蕴灵福地又这段时间内,不但灵宝九峰外由紫虚真人携峨眉派五大长老布下了两仪微尘大阵护持,楚御更是在无忧子的帮手下,以九件上品一阶法宝镇于九峰之下,布下了一个名为“九宝连川”的聚灵奇阵,以五倍计的将方圆千里天地灵气汇聚此间。

这一“九宝连川”奇阵乃是炼宝阁一脉失传已久的阵法,要不是有无忧子这么个炼宝阁前辈中的前辈指导并为之弥补缺陷,楚御却是没这份能耐布下此阵的。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内,又有不少佛、道宗派派门人弟子送上当初在凝碧崖上应承赠予楚御的礼物,其中包含极丰,上至灵泉异水,下至奇兽珍禽,不一而足。

更有不少宗派从自家宗门驻地挑选了稀有的奇花树种送来,令得本就美不胜收的蕴灵福地更添几分奇彩。

明日即是炼宝阁一脉开山立府之时,五日前楚御已然将伦敦御天堡内的凌若云等人接来,除了林羽宏要照管天宝财团之为,余者尽至,并一一挑选了自己所喜的洞天住所。

作为炼宝阁一脉第十七代的唯一一员,唐可盈自然是开山立府之时除楚御与掌教夫人凌若云之外最受人关注的人物,这小妮子倒也没有令楚御失望,不过月余时间,已然又有进境,如今俨然已至元婴后期,只差些许便能至出窍初期了。

身为炼宝阁的阁老,无忧子初见唐可盈时便对这小妮子疼爱有加,所送的见面礼就连楚御见了都是微觉心疼,两件次先天级法宝就在唐可盈的一声太师叔祖之下转到了她的名下。

由于楚御已然想好于开山立府之际宣布正式招收门人弟子,利用自己在人间界有限的时间尽一切可能扩展炼宝阁的实力,是以在此之前却是要将炼宝阁的一应职务安排好。

炼宝阁掌教自然非楚御莫属,而品衔仅次于掌教的则为阁老之位,有无忧子这个六转散仙来担当实在是再好不过地事了。

要知道阁老一位的性质更类似于古时帝王朝代的太傅之职。虽然没有很大的权力,却有着莫大的声名。

第二是嗅觉



  岳瀚指着他他的眼睛,道:“我相信我的双眼。”又道:“经验能够积累,头脑很难成长。你有天份。别没自信,你如果被市场开拓部经理的帽子吓到的话,可以告诉你,这个经理现在是光杆司令!”

  “我知道你这方面的书籍杂志没少看,东西没少学。你只缺实干。我们有最大的资本,年轻。年轻等于有冲劲,有创造力,有学习能力。市场是“软”技术,一个公司一种手法。社会上有工作经验的老手多的只是社会工作经验。雇佣他们,一样要适应我的公司。相对来说,我更想用年轻人。我需要年轻人无穷的精力,促使公司超速发展。”

  “市场开拓部,经理,做什么?”

  “开网吧。盘子未做大前,经理和小兵一样去开拓市场。假如我想到北京开网吧,市场开拓部负责调查北京市场,寻找合适营业地址,办理营业执照。从一片空白,到开业,全部负责。我所提供的是资金和大脑支持。”

  “怎么想到我?”

  “第一是兴趣,你喜欢这,很多人对从事的工作并不喜欢,他们只是为挣钱,为生活。你有兴趣,去钻研,去享受其中。第二是嗅觉,我可记得你去年那单镜子生意。”

  黄垠大学宿舍楼里没有配备镜子,每年都有学生专门推销镜子申星觉得有机会。他买来大片的镜子做原料,根据宿舍空墙大小设计,加工成单人镜。产品外观虽然相对差一些,但学生本身要求不高,他的价格又低很多。他的镜子很受欢迎,最后大赚一笔。

  “你有什么计划?”

  “现在是简单的网吧开拓,把基数搞上,把摊子铺开。以后要靠你的眼光,你的大脑拓展新生意,带来新利润。”

  “你觉得网吧产业还有前途?”

  “前途,任何产业都有钱途!只要你能做好。”

  岳瀚明白,这个提议对申星是个大决定。他道:“这个暑假你好好想想。开学后,学生回到学校之时是开工之时。”

  ……

  “哇,岳瀚,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啊!”岳瀚甫一踏入计算机中心,就听到,几步远外,早到的女生群中惊讶的话语。他们班六个女生挨在一起,干等上机。她们都知道,岳瀚向来远离教室和集体教学。

  她们旁边的两堆女生,是一起上机的二零班和二一班的。听到“岳瀚”之名,目光唰地射向他。这就是岳瀚!五门专业课满分的人。岳瀚的伟业,早有班长们传知计算机学院。不管认不认识,他都是名人了。

肯定做得到

所有人都知道,光明法师的魔法对于亡灵法师有加成作用,更何况

单论攻击力,法师确实比武士高一筹,因此,他们的第一波攻势将由法

师发动。

虽然这九个人,个个心高气傲,可经过刚才的事情,他们也不得不

承认,赵汹比他们高出半级,真的混战乱打,真不一定谁胜谁负。

赵汹没有留在原地,他的身影一闪,蓬勃而出的魔力推动下,整个

人像是火箭一般串向侧翼。

在短途内。武士地斗气还是具有优势的,六芒星随着赵汹移动,虽

然星脚稍稍有些散乱,但整体形状未动,赵汹依然被他们控制在中心。

赵汹撇撇嘴,怎么杀了一个还是正好排成阵势,那如果他们全都安

全上山,七个大剑圣应该摆成什么阵势?难道是北斗七星阵么?这里的

天空好像没有北斗星吧。

赵汹杀了一个。有很大原因就是要破坏他们的既定计划,让他们不

能组成这种围攻的阵势,让他们的配合出现破绽,赵汹是要磨练自己,

并不是活够了想要自杀。

可惜,他不知道。光明大陆制定计划的时候,本来就留出了余量,

也就是说,本来就有一个大剑圣是备用的。

至于光明法师,两个其实也够用,多出一个来那更好,只要是相同

属性地魔法,威力一样叠加。

空气中光明魔力的元素越来越浓,天空中本来飘着的几朵淡淡白

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这元素逼散。一个个悬浮的水珠上都散发着

圣洁的光辉。

赵汹可不想硬挨这么一个法术,就算不考虑光明对亡灵法师的伤害

加成。如此庞大地魔力调动,也不是一个人能接下来的。

魔法这个东西很玄妙。因为它有调动外界魔力的特性,所以说低阶

法师释放的魔法,高阶法师并不一定能硬接,这里面涉及到一个调用外

界魔力多少的问题。这么长时间释放的魔法,调用的外界魔力比例肯定

要比临时释放的魔法盾要高。举个例子,一个魔力为十的法师,释放的

魔法调用了外界五十地能量,另一个二十魔力的法师释放护盾。却只调

用外界二十地能量,那么后者的护盾自然挡不住前者地攻击。

具体自然还有其他很多因素。就好像二十魔力的法师也不可能给前

者那么多时间念咒,有那个时间,他的魔法早就打过去了。

可惜,赵汹现在做不到,因为他被六个基本算是同等级的大剑圣牵

制着,这六个人就算短时间不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打断他的魔法

肯定做得到。

刚准备了一半的时候

丽丝娜觉得眼下也只有如此了,她从身上拿下一条颇为珍贵的项链,递给葛柯道:“你回去后把这个交给我父王,我父王应该不会犹豫和怀疑的。”

葛柯对赵括的信心倒是十足,道:“兄弟放心吧!我一会就能杀回来,公主这条项链看来是用不上了。”

葛柯对赵括训练的那套号令和队形非常熟悉,根据眼前的行事,他选择了易战之法,一千人马每个小队之间的距离比较大,葛柯认为眼前的地势非常符合这种战法。

“呜呜……”号角声沉闷响起,葛柯一挥手中的胡刀,高声喝道:“弟兄们,跟我杀呀!干死这帮柯蓝部的混蛋。”“一起看文学网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创作,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

赵括在训练的时候着重强调了服从性,因此这三千林胡骑兵在遵守纪律方面比以前强了很多,听到葛柯的命令,全都亮起了胡刀和弓箭,蹄声隆隆开始了冲锋。

柯蓝部这边已经接到了拉齐奥的命令,正在小心翼翼的准备撤退,刚准备了一半的时候,就听到了呜呜的号角声,这让已经拉稀拉的浑身无力的柯蓝部强盗们心惊肉跳,整个柯蓝部强盗团立即乱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只有自己照顾自己了。

葛柯率领着一千林胡骑兵没费什么劲就撕开了柯蓝部的内侧包围圈,当葛柯发现柯蓝部的抵抗非常有限时,马上意识到大大的战功就在眼前,一边让人回马飞报赵括和丽丝娜,一边加劲冲杀,等他杀出柯蓝部的包围圈后,发现身边的一千骑兵基本没什么损失,信心更加爆棚了,按照赵括的吩咐从北面杀回了林胡人的营寨。

赵括看的清楚,兴奋的一拍手掌,道:“好,全军出击,务必全歼了这伙柯蓝部的混蛋。”

丽丝娜也兴奋的脸色涨红,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规模的战斗,而且还是自己这方占着大大的上风,那种难以言表的兴奋感让她的情绪都快失控了,拉着赵括的手道:“我们要赢了吗?我就知道我们会赢的,真是太好了……”

这确实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三千林胡骑兵以逸待劳,而柯蓝部的一万多人马不但疲惫,还吃了加料的肉和毒菜汤,战斗力锐减了七成以上,两相对比就分出高下了。

等到天明时分,战斗基本结束了,通过统计,林胡骑兵损失了四百人左右,而柯蓝部的强盗主力却留下了八千多具尸体,马匹更是缴获了一万四千多匹,真真正正的是一场大胜。

林胡人胜利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林胡部落虽然没有和东胡柯蓝部有过大规模的交锋,但是柯蓝部时常欺负一些小的林胡部落,小部落遭到屠杀再正常不过了,林胡本部也不敢轻易招惹柯蓝部,柯蓝部的实力虽然不如林胡本部,但是东胡的实力却比林胡本部要强大的多,林胡本部哪敢引火烧身啊!